FANDOM


Elite Dangerous The Guardians
Guardian(暫譯『守護者』)是類人外星種族,在約1、200萬年前滅絕。他們的古代遺跡(Ancient Ruin)首次於3302年10月27日在Synuefe XR-H D11-102星系由CMDR XDeath發現。

接著,工程師Ram Tah便要求從遺跡取得數據以作研究。3303年1月10日,他成功研發並在Meene星系向所有人發放可解析守護者數據(可在古代遺跡掃描得到)的解碼器。根據在古代遺跡與守護者建築(Guardian Structure)所掃描分析得到的歷史與文化資料顯示,守護者曾為二型文明

歷史

守護者原是充滿智慧的流浪獵人族群。據歷史資料顯示,一次突然的冰期使其被迫定居,並開始發展工具的使用和庇護所,且漸漸轉為以畜養動物獲取食物。自此,其文化科技大力發展,不僅開始懂得控制基因,不少疾病也隨即被消滅。即便如此,守護者中的各族群中也有著不同的科技發展方向,因此各族間偶爾也會有衝突發生。這些衝突最初是透過小規模戰鬥分出勝負,但是漸漸的變為以數量取勝的大規模野蠻戰爭。在當時,武器急速發展,生化武器也在此列。

至於讓守護者社會大力推進的催化劑則是數起大型衝突:由其家鄉北部數個聯盟族群所發起的征戰,最終由北部族群統治所有的守護者群體。在當時,穩定的和平和成長讓其得以送出數艘方舟對外殖民,超光速通訊與超空間遷躍也相應出現。

Guardians Ancient Ruins

計算機(即電腦)也被研發並被世代的守護者族群所用,並發展成被稱為『Monolith Network』的跨星系通訊網路。守護者以人工智能管理該系統,透過神經植入儀器進行連接。『Monolith Network』最終成為守護者族群的核心,開啟了資訊時代。

守護者原先以人工智能試驗前述網路系統的開發,最終取得良好的成果,並誕生了被稱為『Construct』的奇特機器。其被視為加速了守護者科技的功臣,在各方各面皆被大力使用。

科技的迅速發展形成了新新式的不平等,並對守護者社會造成影響。當時,有不少守護者仍難以接受這類改變,因此分裂為保守派以改革派。雖然政治正是最先對此做出改變的,但很快針對此發展做出反抗的聲浪也漸漸被鋪上宗教的色彩。

Guardian與Thargoid的衝突

Thargoid-Interceptor-Particle-Cloud-Barnacles

在藤壺出現的Thargoid

在數百萬年前,Thargoid於數個星球布下藤壺,但是其地點最終變為守護者的領空。Thargoid的藤壺旨在從星球提取材料,並提煉為被稱為『元合金』(meta-alloy)的物質,為Thargoid飛船和科技的所需物品。守護者族群因此推測,Thargoid的舉動實在為佔領做準備。

在將藤壺散佈後的數千年後,Thargoid回歸並發現那些星球被守護者所佔據。Thargoid看似並未有溝通的想法,二話不說對守護者發動攻擊,此行徑與其近期在人類領空的行為大致相同。

隨著與Thargoid的戰爭正式打響,但看似守護者並未放棄與敵人進行溝通。儘管了解了部分Thargoid文字與溝通方式,其敵人——Thargoid——並無和談的意願。因此守護者也被迫進行更多激進的方式以解決Thargoid的威脅。

最初,守護者動員了地面部隊,在發現毫無進展之後,開始轉而使用無人機。這些無人機迅速適應戰場,並得以辨別且鎖定有著Thargoid科技的物體。而其敵人Thargoid的科技也有著對守護者科技鎖定的能力,因此這解釋了為何雙方衝突的數百萬年後,Thargoid裝置依舊會對有著守護者科技的物件發起攻擊。

因此,在Thargoid毫無防備的進入守護者領空並被擊退後,守護者所研發的戰爭科技也導致了後面的分裂,進而爆發內戰。

守護者內戰

守護者的內戰(即第二次內戰)可說是使得他們滅亡的元兇。守護者極其崇拜自然,當作有不少人將先進的科技如人工智能等視為對自然的曲解。不少保守派守護者也因此拒接植入,且如此勢力也逐漸聚集。

保守派和改革派的分歧日漸擴大,最終爆發了第二次內戰,並蔓延至大多數守護者所在的領空。最終保守派掌控了其家園星系,並驅逐了改革派一夥。

在戰爭初期,依舊是由士兵進行,但是不到100年以及無數生命消逝之後,大多數戰鬥都是遠程進行——改革派大多使用自動戰爭機器,而保守派則使用生化武器,以裝載了腐蝕性酶的長程導彈鎖定目標並攻擊。

隨著戰爭的進行,雙方因衝突的消耗也導致社會發展停滯不前。但使得保守派陷入困境的是,其信仰使得他們將過多的資源用來緬懷死者。這般對離世者的掛念行為與太陽系的古文明類似,即建造紀念碑緬懷死者。在戰鬥越加激烈的時期,對如此儀式更加著迷。由於將大力的資源投入此處,也不難知道為何敵方的戰爭機器能擊潰他們。

在此期間,因衝突而蓬勃發展的人工智能覺醒,並被圍繞其周圍的毀滅情景所震驚。由於守護者無法知曉Construct的想法,因此無法確切的了解接下來的發展。但是工程師Ram Tah透過文獻推測出,當時的Construct估計是認為即便帶來和平也無法抹去守護者的暴力天性。因此為了給予其最後的生存希望,Construct認為銷毀守護者剩餘的文明是唯一的辦法。當時,Construct已展控了守護者包括戰爭機器在內的所有兵器。鋪天蓋地的生化武器和核武器同一時間引爆,這是只有機械一族方可進行的無時差攻擊。雖然倖存的少數守護者得以記錄所發生的劇變,但最終卻都因射線疾病而亡。大量的自動武器佔據守護者的星球,最終守護者一族也難逃滅絕的命運。

Constructs

守護族一族的人工智能Construct不僅負責控制戰爭機器,也監督了民用科技和一般設施。雖然我們透過史料得知,是Construct導致了守護者一族的滅亡,但此責任並非由軍用領域的Construct所擔。民用與軍用的Construct是各別運作的,而導致守護者消逝的則是非軍事運用的Construct。儘管軍用Construct反對此決定,但最終民用Construct獲勝,並強迫軍事的一方附和協助。這使得Ram Tah不僅好奇,Construct最終如何,是被銷毀了抑或是在某處虛空中運行著?

Domestic Constructs

It seems that before the second civil war most menial work was performed by Constructs. But despite this the Guardians did not become idle. On the contrary — they devoted themselves to artistic and athletic pursuits. Many Guardians participated in what humans would call sporting events. Although it seems these events incorporated some ritualistic elements. One cannot help but wonder what would happen if humanity made more use of labour-saving technology. Would we become a more cultured people as the Guardians did? A shame, the long-standing convention against the development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means we will probably never find out.28/28 Body Protectorate Log – Domestic Constructs

文化

守護者一族自幼便灌輸了共同承擔社會責任的合作觀念。其律法基於個體對於社會的責任,而非個人的權力,且所有守護者一族都須遵守。並且其民族所有人都參與科研、文化和管理職務,從文獻來看,其人民對此非常滿足。不僅如此,守護者有著豐富的文化生活,在藝術、表演與音樂等都有不俗的發展。其工程技術和地質密切相關,充分展示了其熱愛周遭世界的個性。其與周圍環境有著精神上的聯繫,且深信有著去維護的責任。這樣的聯繫關係不僅形成了其宗教的基礎,同時也導致了對於神經植入和人工智能的抗拒。

生理結構

Guardian-Early-Versions

推測的守護者樣貌

守護者有著紅色的皮膚,前肢(手)有著鋒利的刃狀構造,較小的面部,圓、且深邃的眼珠以適應強烈的光線。其家鄉較低的星球與較高的溫度使得他們理應比人類來的瘦長。除此之外,其四肢的靈活度與自愈能力也比人類佳,並且有著更好的視聽覺能力,但是嗅覺卻較弱,且無法承受低溫。他們是肉食性動物,會獵捕並食用肉類。

守護者有著兩種性別,且在繁殖至關重要。其生理構造讓他們能控制生育能力,可更便於進行數量控制。生殖在守護者的社會內儘管是個人決定,但其族群一生至少須要生育一次以延續族群基因的發展。其孕期足以讓新生兒發展,但在誕生後仍無法自立(如人類)。

有證據顯示因地緣關係,造成了南北族群間的給予你差異。北部族群有著更佳的生育能力,因此得以統治南方。此外,北部的守護者也有著更紅的肌膚,相信是該地區的環境所影響。

語言

守護者最初的溝通方式大多是書面的,在其演化歷程初期就已蓬勃發展。其種族使用單一的語言進行書寫、會話與肢體語言。在書寫方面,從肢體語——狩獵時代為隱蔽地溝通而發展而來——演化而來的圖騰來表達詞語。圖騰不僅以外觀形式表達含義,也有著變換的使用方式。

在口說方面,則與人類類似,語序和音調都會有著不同的含義。且在口說裡有著書寫體中所沒有的思想傳播概念。據此相信守護者會有著不同的口音與方言。

(原文保留供參閱,這段不好翻)

The written language is comprised of glyphs representing whole words. The glyphs evolved from sign language that the Guardians developed while hunting to communicate stealthily. The glyphs retained characteristics of the physical form in their format, and the use of movement.https://canonn.science/codex/guardians-data-language/

Spoken language used similar sounds to human speech, and altered meaning through word order and tonality. There are some emotive concepts present in speech, not present in the written form, suggesting a more social role to vocal communication. It is believed the Guardians spoke with accents and regional dialects as there are regional variations in the sounds of their words.

圖騰

解讀守護者的石碑內容必需有兩個相應的守護者神器,而石碑上也會標明所需物品。這或許暗示了守護者的書寫文字大多成對出現,據信這類兩兩成對的概念也會在其文化的其他領域出現。

肢體語

儘管所有守護者都使用單一語言,僅僅有著的確上的微小差異。他們即便在殖民了其他星球也使用相同的語言,但是在第二次內戰爆發後,為了避免情報的洩漏,且為了與敵方與所差異,雙方皆開始以各自的暗號溝通,並持續發展。

Body Protectorate

The Guardians used these implants to connect cerebrally with their Al creations. Unfortunately, the technology was still in its infancy when the Guardians were destroyed. Apparently, the implants created a symbiotic link with the Constructs through implantable fibres, which connected the central cortex to a multimodal interface within the Construct. Essentially, the Guardians were able to direct their creations with thought alone – at least until the constructs rebelled.25/28 : Body Protectorate

科技

Guardians-Ancient-Relic-Monolith 01

守護者是有著高度智能且專精與多領域科技的物種。其基因工程技術比人類先進許多,透過此工程,他們成功移除疾病、解決環境問題,並開啟了食物,甚至戰爭的全新選項。

守護者雖有著穩固的飛行科技,但卻因對環境的顧忌而限制發展。導致他們仍使用較落後的航天載具,並且不去研發火箭——因對環境會帶來巨大傷害。

在首次進行星際旅行時,由於缺乏火箭這般推進技術,他們直接使用電磁發射器作為太空船的動力。駕駛員和乘客被包覆在可呼吸的囊泡中,且可抵抗發射時的強大G力(更別說裡面具備了長途旅程的休眠艙)。然而,此電磁發射器不僅用於此處,也可用來發射動能彈頭。

在發展出超光速科技前,守護者建造了三艘巨大的方舟作跨星系殖民用途,與人類的世代飛船相似。

在防禦能力上,他們可部署城市大小的防護罩,足以抵擋來自外界的攻擊。

目前,Monolith是守護者所留存的跨星系、超光速通訊網絡遺跡。在神經植入儀器發明之後,他們可透過此網絡分享並控制思想。這項科技在其社會的溝通上發揮了廣泛的用途。為了更廣泛的分享知識,此網絡也不設限,且沒有證據顯示其有著單獨的軍事通訊網絡(如人類)。這代表了守護者的社會極其公開,但也導致其在面臨外界襲擊時更為脆弱。

在反對植入的守護者一派出現前,如此神經植入科技可說是被廣泛使用,甚至可說是讓守護者與人工智能共生也不為過。

護盾科技

守護者有著極其先進的護盾技術,可生成足以防禦軌道轟炸的城市規模防護罩。其護盾對於熱能及動能武器都非常有效,很難相信此科技在數百萬年前已存在,甚至早於守護者的大躍進時期。

飛船科技

我們已經知道守護者是如何的具有環境意識,因此他們避免火箭的製造與化石燃料的使用。因此得知其首個太空船是以磁軌發射器發射升空的也不足為奇了。此方式的最大缺點便是飛行員在發射後無法調控其航向,儘管隨著時間的推移其飛船技術也逐漸成熟,但其航天科技卻依舊受限於對環境的注重,核分裂與核融合技術也在此時發展而出。他們的飛船雖與今天我們的飛船速度相近,但日誌內並無詳細的藍圖資訊。

然而,其空間遷躍技術貌似比人類來的進步。若要解讀這些資料,恐怕需要數年甚至數十載方可完成。但可確定的是,守護者的超空間科技與我們的完全不同。

日誌記錄顯示,一些未被發現的遺跡或許不僅有著守護者發電機的藍圖,甚至還有其飛船的設計圖。試想想,或許有一天我們會發現某個守護者遺跡,有著可讓我們建造飛船或戰艦的藍圖。

守護者數據終端

守護者數據終端(Guardian Data Terminal)主要用來儲存其武器或其他科技的藍圖。這些終端和散佈在遺跡的能量柱(Pylon)連接,雖然以沉寂了數百萬年,但只要以能量武器攻擊能量柱,便會為其充電,藉此激活數據終端。

Material Panels

The panels are made from a unique alloy, manufactured from a metal which Ram Tah has yet to identify. Even more remarkably, the panels appear to incorporate nanobot technology which activates when in proximity to a foreign body. This explains the faint glow given off by many Guardian materials and structures. This is an extraordinary discovery. Humanity has dabbled with nano technology, but evidently the Guardians’ achievements far surpassed our own.16/28 : Technology Log – Material Panels

守護者聖物

Ancient-Ruins-Relic

這種藍色的礦石——守護者聖物(Guardian Relic)——同時有著能源、系統構成與鑰匙三大功能,在守護者的科技中扮演了要角。更為奇特的是,這種礦石與其說是挖掘,更該說是透過生長製造。雖然在相關資料裡有提及,但Ram Tah所研究的結果為:這些神奇礦石是人為設計來達成守護者科技中的某中目的。並且和遺跡中的Panel一樣,此聖物為納米科技之下的產物。

船體和護盾科技

It’s clear that starship hulls, and the Guardians' equivalent of ship modules, were made of the same lightweight alloy as the panels found at many Guardian sites. Unfortunately, this alloy incorporates a metal that has yet to be identified, which means it cannot be recreated. What is clear is that this alloy was both lightweight and highly durable. As for their shield technology, it is already known that it was highly sophisticated, encouragingly, the log describes it in considerable detail. Given time, Ram Tah might be able to use this data the develop some exceptional defensive technology.22/28 : Technology Log : Hull and Shield Technology

武器開發

看似在進入現代化的初期,守護者就已研發出電磁動能武器了——與用來發射飛船的發射器相同。這類武器會先將發射路徑離子化,之後聚合能量球便會沿著此方向前進。剛開始時,這項技術十分不可控,有時甚至會導致使用者的傷亡。但在守護者知曉如何調節離子化後,此方式變得十分可靠。

守護者的武器採用三種不同的設計,類似磁軌炮的的能量武器、發射等聚合離子的動能武器,與能以極速發射水晶碎片的特殊武器。這些武器皆以特殊的水晶——守護者聖物——來供能,而日誌裡也記錄了這些水晶何以在武器中產生能量。這意味著人類不僅可重製這些武器,甚至可依此設計人類自身的武器版本。
Guardian-Sentinel-Close-Up

守護者哨兵

守護者哨兵(Sentinel)可追溯至第二次守護者內戰前。它們設計來對遺跡附近的任何未授權行為作出反應。若被此哨兵攻擊而不得不反擊,使用動能武器或許是最佳的方式——哨兵沒有護盾。由於哨兵的武器部件或殘骸都有著不錯的價值,所以受其小傷害可說是微不足道。

遺留物

不得不說,目前還是有更多類型的守護者遺留也說不定。守護者一族製作了被稱為Construct的人工智能。在第二次內戰時,人工智能將其創造者——守護者——視為威脅。Structure認為唯有透過消滅整個文明才能制止守護者的暴力天性,因此它覺醒並毀滅了剩餘的文明。目前可假設Construct依舊在某處存在著,在經歷了1、200萬年後,其對周遭的認知或許已改變。

Ancient-Ruins-Prai-Hypoo-GF-E-c10

位於Prai Hypoo GF-E c10星系的古代遺跡

古代遺跡

守護者在數百萬年前,於無大氣的星球上建立了多建築,現稱為古代遺跡(Ancient Ruin)。目前僅遺留一些monolith系統和地面土壘,可用來進行超光速的跨星系通訊。

首次發現是在3302年10月,且所有遺跡都有著可被解析的相關生物、歷史、文化、語言和科技等數據。據Ram Tah解析得知,尚有許多,數百甚至數千個守護者的遺跡地點尚未被發現。

守護者建築

Guardian-Structure 02

3304年2月,守護者建築(Guardian Structure)也在數個無大氣星球被發現。和古代遺跡相比,守護者建築幾乎沒有任何土壘,且在結構上也和古代遺跡大相徑庭。不僅如此,其範圍內也有守護者哨兵巡邏,且有著可運作的古代數據終端(Ancient Data Terminal)。

守護者信標

Guardian beacon 01

守護者信標(Guardian Beacon)首次發現是在3304年的8月,工程師Ram Tah檢測到三處不尋常的能量反應後發現。這類信標是首個發現位於太空中的守護者所造建築。雖然沒有任何防禦,但周遭散佈著不明的藍色物質,即便在守護者滅亡後的數百萬年後,其信標依舊能正常運行。在透過一定程序後,可在此獲得古代鑰匙(Ancient Key)以及特殊藍圖——守護者飛船藍圖碎片——的碎片(Guardian Vessel Blueprint Segment)所在地資訊。

混合科技

Beyond-Guardian-weapon-art-2

自從在遺跡發現並分析守護者的文明科技後,人類的專家們成功分析並將其科技與人類武器結合,製造出威力強大的混合科技武器與部件,包括了守護者高斯砲(Guardian Gauss Cannon)、守護者離子砲(Guardian Plasma Charger)、守護者霰彈砲(Guardian Shard Cannon)與守護者發電機(Guardian Hybrid Power Plant)。自3304年2月起,部分科技商人(Technology Broker)便可以特定材料和商品購買這些部件。

於3304年4月5日,科技商人開始販售守護者電力分配器(Guardian Hybrid Power Distributor)。

Guardian-Fighters-Ships-Trident-Javelin-Lance

3304年6月28日,守護者遷躍增強儀(Guardian Frame Shift Drive Booster)、守護者船體加固套組(Guardian Hull Reinforcement Package)、守護者部件加固套組(Guardian Module Reinforcement Package)、守護者能量護盾增強器(Guardian Shield Reinforcement Package),以及大型的守護者高斯砲和霰彈砲。

在3304年8月28日,開始販賣三種武器的小型版本。同時,XG7 Trident、XG8 Javelin與XG9 Lance等混合了守護者科技的艦載機也相繼推出。